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听风说雨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师恩如山  

2013-09-08 21:19:00|  分类: 散文,文化,(已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——写在教师节

    

    师生关系,可能是世上最真诚的人际关系了,不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淡漠,只会历久弥香。在我做学生的生涯中,受到过许多老师的恩惠,至今时时记起,难以忘怀。

进小学时,碰到的是一位女老师,姓王。王老师的儿子和我一班,因此估计还不到30岁,留一头齐耳的短发,圆脸,中等身材。她上算术和语文,还当班主任。那时农村孩子,又没有幼儿园可上,没有一点学习基础。王老师教得十分认真,语文从笔画笔顺开始,不会的常常把着手教,一遍一遍的不觉得烦。算术也是从数数教起,从一开始,掰着指头数。她的耐心和学养极好,不会因为学生反映慢而发脾气,总是那么微笑着引导着启发着。到了数数多的时候,又用斑茅梗制作小棒,50根一捆,教我们使用。这样的方法现在看起来太不可思议,但在连教具都没有的条件下,其实很实用。如果缺少如此的直观教学,学生只会两眼抹黑,一片混沌。王老师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将我们开启知识的闸门,领进知识的殿堂。

    上初中的时候,有一位姓吴的老师,中等身材,偏瘦,两眼很有神,教的是数学。据说他也只是文革前的初中毕业,但这好像并不影响他的传道授业。学生都乐于听他的课,他的讲解和板书,总是循循善诱,逻辑清晰。我喜欢他的原因主要还于,吴老师是真正的“一专多能”。名为数学老师,还教唱歌,不仅能简谱,还能玩手风琴、二胡、笛子等等乐器。晚饭后拉一曲《二泉映月》、《江河水》或者《赛马》,使喧闹的校园一下子萦绕于优美的旋律中。他的字,隶书、楷书、宋体,都写得精到,只是没有看到他的行书和草书。尤其是隶书和宋体,规整大气。尽管那时写的多是口号标语,对他写的字我仍然常常会生出敬意。受他的影响,闲暇之时也会涂鸦,也至今日多了一份爱好,不会感到无聊。

    读高中时,已经到了70年代。高中的老师,更是何等了得!一个个历经风雨,知识渊博,为人从教可做典范。在我的记忆里,他们始终是一座座知识的火山,时时喷发出滚烫的能量,传给我们这些如饥似渴的学生。那时的师生关系,算得上水乳交融,纯净的如一潭清澈的水,没有功利,没有亲疏。他们的课,无论哪一门,都不会乏味。语文课,老师操着有湖南韵味的普通话讲读古文,声音抑扬顿挫,像洪钟一般回响;那些古怪晦涩的“之乎者也”,也随之潜入记忆深处。数学课,老师是一位四川人,本来是一些枯燥乏味的无休无止的数字,被他用幽默风趣的独特讲课风格诠释得淋漓尽致。他的语速不急不缓,溪流一样流淌。因为话语有几分俏皮,课堂气氛总是轻松的。化学课,老师是一位昆明人,但他的话也没有了昆明话的味道。这是一位严谨的老师,不仅讲课表情严肃,声音响亮,而且注重形象。高中3年,在我的印象中他的穿着总是那么一身整洁,风纪扣总是扣着,头发总是一丝不乱。如今一看到电视上一丝不苟的阎维文的形象,就会想到化学老师。还有教物理、英语、历史等科目的老师,都博学多才,师德崇高。这些老师,用现在的话来说,都是名师,有一部分后来到了大学,做了教授。做他们的学生,真是一生荣幸,一生受益。

    上师范时,碰到了龙老师。龙老师是四川人,课余时间和课堂上讲的都是说的普通话。他很有来头,大学毕业就留校任教,后来又到中国社科院文学所进修,研究鲁迅及其作品。他的知识十分广博,造诣很深,引经据典,张口就来,准确无误,无论涉及到的古典文学还是现代文学的篇目。尤其是讲鲁迅,讲鲁迅的《阿Q正传》,不仅剖析深刻,还诙谐有趣。他讲了一个至今忘不了细节,那就是阿Q与小沙弥调情。这个细节反映了阿Q的生理和心理现象,是与人物性格相符的。我因此明白文学创作中刻画人物需要细节支撑,应该说就是从此开始。

    龙老师的板书十分讲究,条理十分清晰,每个字都十分工整,一笔一画绝不潦草,点横撇捺张弛有度,遒劲有力;行与行之间的距离基本均等,不会忽上忽下。看他板书,我常常陷入一种欣赏状态。这种严谨的教学和治学精神,深深烙印在我的生命里,难以磨灭,影响至深。如今他早已退休,我们都生活在一座城市里,每当他偶尔到访,一杯清茶几番交谈,总是倍感亲切,暖意融融。他搬新居时,我斗胆涂鸦一幅字“师恩如山”作为礼物。他笑说:“礼重了!”我说师生之交,可表敬意和谢意。龙老师这样的恭谦、才华和博学,已经成为对我的鞭策。

    到了工作后,由于精力充沛,又没有其他爱好,空余时间几乎都用在了文学涂鸦上。这时候,又碰到了吴老师。吴老师在主编一份文学杂志,也搞文学创作。他是广东人,如今居住于深圳。我最初认识他时,是因为投稿。那是一篇短篇小说《夜色朦胧的小街》,一万多字,他和另一位小说编辑给了点拨。后来,这篇小说获得了刊物首届文学奖一等奖。这给我以鼓励和自信。我也是对文学创作的信心大增,自此孜孜不倦,不愿舍弃。我想在文学之路上,假设没有像吴老师这样的恩师的引导和支持,可能早已放弃,走不到今天。这实在是因为文学创作太耗费心力,一般只会是精神良药,回报甚微。那个时代的很多业余作者,早已耐不了这份寂寞和煎熬,选择放弃。文学,在越来越面临边缘化的今天和未来,也将会占据我的主要空闲空间,在阅读和创作里寻找乐趣,安顿一个聊以自慰的精神家园。谢谢吴老师!

    人一生要和多少人交往,但记下的是老师,不管是“一字之师”、“一日之师”,还是影响“人生之师”。他们的学识和风范,就是学生的榜样。无论何时,老师都是永远的老师,别人无可替代;无论成就多么卓著,走得多么远,老师始终都是一座高山,无法翻越;无论人生怎样平凡,老师仍然是不离不弃地伙伴,伴你前行。在这个世上,父母的养育之恩可报,唯有师恩难报!因为老师只讲奉献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