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听风说雨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爬山  

2013-07-21 09:30:00|  分类: 随笔,文化,(已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一直坚持爬山,断断续续的也有些年月了,有时是早晨爬,有时是傍晚爬。当然,相比之下傍晚爬的时间多。“饭后走一走,活到九十九”,说的是延年益寿的养生之道。我是俗人,不可能有这样的养生境界。爬山,完全是闲暇的兴趣使然,或者就是一种自我娱乐,属于心性需要。站在山顶,看天高地远,云淡云浓,风来风去,心境就会敞亮起来。

开始爬山时,常爬的是城东的五垴山。谓之“五垴”,是说此山有五个山垴组成。站在城里往东一望,这个说法很容易破解。山不高,坡也就不陡,就那么缓缓的,随随意意的,不卑不亢的,爬起来容易,不会大起大落。因为离家不远,上下一趟也就一小时多,很方便。到五垴山的主峰,是从上山的第一峰开始,一峰比一峰高,呈上升趋势。我的爬山线路,就是从第一峰开始,到达主峰,然后东行绕一圈,沿原路下山。因为主峰往北,就是一条峡谷,路就不通了。此峰上有电视转播塔,高高的铁塔和信号天线很显眼。

对我而言,爬山的乐趣更在于过程。那些年,这座山上植被虽然不是很好,只有一些稀疏的桉树和其它树木坚硬地挺立。唯一长得好的就是转播塔周围的柏树,高还不及2米,但栽得密,也是葱茏一片。山中很少有建筑,有的只是几间土墙灰瓦的农舍,这还是农户用于看庄稼的。一切都是这么自自然然,没有任何装饰。也是就奢想,把五垴山建成一座山地公园多好,多植一些树,建几座亭台楼阁便可。一座城市,的确需要这样一座有些规模品质的山地公园。这是花小钱办大事。要说到城市风水,这就是城市风水。

但后来,这座山开始大变样,先是靠南的山坡,沿着爬山的路建起了围墙,不久就盖起了一栋栋的西式别墅;接着是西南的一面山洼,也建起了别墅;最后是东北面的整个坡地,也建起了高档别墅。此时的五垴山,就这样被别墅群包围,远远地看,整座山就像蜂窝堆积起来一样。这个别墅群有多大,我不知道,但听说是亚洲最大的。五垴山就这样名不符实,只剩下了一条山道,失去了山的意义。走在这条山道上,已经闻不到树木野花的清香,传来的是别墅群里凶猛狗犬的狂吠。我对这座山的态度也随之发生改变,不愿意去爬了。

很自然的,我对五垴山的过去仍存着眷念,不时会想起爬山的经历。就是在转播塔南侧山凹处,有一条去转播塔的车道,宽不过三四米,两旁除了有一些桉树,还长有一种外来的物种,叫紫荆泽兰。这种植物又名叫破坏草,解放草,属菊科草本植物,原产墨西哥1935年在云南南部首次发现,随河谷、公路、铁路自南向北传播,在农田、山坡上疯长,与农作物和林木争水、肥、阳光和空间,能分泌化感物,排挤邻近多种植物等等,可以说劣迹斑斑,危害大。如今,据说在云南80%的土地都有分布。

紫荆泽兰的唯一可取之处,我以为就是观赏性。可能是因为土质肥的原因,紫荆泽兰极为茂盛,在夏秋季长得密不透风,一株株高达二三米,细的手指那么粗,粗的如竹,在道两旁形成风景。在这段路上行走,是很难看到其它植物的。其它植物都被它屏蔽了。紫荆泽兰的强势霸道,使其它植物在其生长区域近乎消失。因此,它反客为主,极度招摇。在每年的二三月,是紫荆泽兰的花期。这时的山道,就被紫荆泽兰的花打扮着,簇拥着,充满诗情画意。

紫荆泽兰的花呈伞状,宛如菊,开得密密麻麻,甚是抢眼,但奇怪的是很难见到蜂蝶在其中飞舞,不知什么原因。后来明白紫荆泽兰还是有毒植物。花期过后,紫荆泽兰就失去了风采。这时候,它的茎秆就有了用处,被附近种地的农民砍了,在地边编织成栅栏,保护种下的苞谷绿豆等农作物不被牛羊吞食,或者就做了柴火。但雨水一来,它又长出新绿,年复一年的。不清楚,这些紫荆泽兰如今是否还存在?

我现在经常爬的一座山,叫钱瓜山。其实这山也算不上一座山,只是一掬土,不仅没有五垴山高大,也缺乏野趣。但是这山极其灵秀,被林木簇拥着,被绿色包裹着,看不到裸露的土地,一年四季花枝不断,春意盎然,芬芳四溢。拾级而上,不仅是在爬山,而且也是在看花,报春花、玉兰花、缅桂花、杜鹃花、梅花等等知名不知名的花,总是络绎不绝地争相开放,迎面扑来。在山上,空气温润而芳香,是可以随意大口吞噬的。无雨的日子,尽管外面干热,一上了山就一身清凉,心境透亮。爬钱瓜山,其实就是对肺进行清洗调节保养,每次带回的不仅是一身芳香,还有爽亮的心境。

古人说:“仁者乐山。”我以为生存于高原的人,都是“乐山”之人,都是名副其实的“仁者”,具有山的性格、山的品质、山的胸怀、山的骨架、山的耐力,山的坚守、山的执着。如果说不“乐山”,不是“仁者”,还找不到任何理由。因为我们就是山的子民。

前几天去爬了一趟昆明西山,在龙门之上偶遇一对80多岁高寿的长者,与之闲谈,得知两口子每周都要爬一次龙门,顿生敬意。他们告诉我,这已经成为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、精神需要。这时候就明白了,爬山其实爬的就是一种心境,就是读山,读人生,融入山的怀抱,亲近山的灵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